獅仔頭山-像不像隻獅子?

星期天刻意起了個早,收拾先前預備的行囊,便往今天的目地-新店出發。照著先前預定的路線邁進,誰料竟錯過了該華城路口,又多花了約半小時的冤枉路,所幸及時回頭回到正途。

沿著新潭路三段前行,原本車水馬龍的道路漸漸成為鄉間小徑,我們知道此時正往山中進發,心情也跟著敞開了些。

順著蜿蜒的山路上行,來到地圖上的紅瓦屋土雞城,由此分向獅頭(左行)、獅尾(右行);取左道而行,再循山徑而上,途經李仔園、北山龍山寺、及休閒小站便到了今日的目標-獅頭山登山口。

獅仔頭山為市郊熱門的登山路線,因此登山口的步道修繕的頗為完善,登山處舖有扶手木梯,走起來非常愜意。前行不久,木梯變為舖石子路,並設有藍色尼龍粗繩以維護安全,但似乎有些多餘,此段路並沒有任何危險,真使人納悶。

大體而言,整條步道皆位於樹蔭底下,行走起來頗為涼爽;但也因為如此,昨夜下的一場雨使得路面有些濕滑,雖然早上出了大太陽,卻無法將路面曬乾。

由登山口至觀獅坪約20分鐘路程,沿途群蝶飛舞,肉眼能輕易辨識的就超過10種以上,大抵有彩蝶、鳳蝶、等…一不小心還會和蝴蝶撞個正著呢!

除了蝴蝶之外,常見的還有各樣的毛蟲,蜘蛛、野蕨、筆筒樹和不知名的野果,比起已經觀光化的二子坪蝴蝶步道,所能見到的動、植物更加豐富。

每年三月為獅仔頭山的金毛杜鵑花季,吸引遊人無數,可惜此次無緣得見;不過,一路上可見金毛杜鵑解說牌,可以想見開花時的盛況。

續往前行,來到一片芒草區,便到了「觀獅坪」。沿著芒草夾道的小徑前行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獅頭,漸漸地出現獅身、獅尾,至此便真切了解「獅仔頭山」命名的由來。

在此稍事休息、拍照後,便續往獅頭小徑而上,此為今日的重頭戲。

懷著緊張又興奮的心情,終於來到了崖梯。來此之前,雖已收集了相關的資料,但乍見這幾近垂直的崖梯,心中仍是一凜。 此崖梯共有三段,頭一段較長,克服了頭段後,其餘二段便無可懼了。

此時,有對夫妻正攀爬下來,男主人的背包上還裝著他們的愛犬,原來狗可以自行登上,但卻無法爬下,只有勞動主人揹下來了,我們便在旁觀摩並等待他們順利爬下。

終於輪到我們登場了,左手緊抓著麻繩,右手扶著木梯,一步一移,戰戰兢兢地手腳並用,視線只專注在眼前;不知攀了多久,終於到達梯頂。剩下的兩段也順利的征服了,而其實只要不向下看,並沒有想像中的恐怖。

登上梯頂後,視野為之一開,四周景物盡收眼底;獅仔頭山位於新店市的最高點,可鳥瞰大新店地區。俯視回望,可見來時的觀獅坪就在腳下,我們以最短的路徑攀上制高點,再往上不遠,便是獅仔頭山的最高處(海拔865公尺)。

沿路前行約5分鐘,遇一岔路,右行可到獅仔頭山的一等三角點;左彎為人文縣定古蹟,「防蕃古碑」、「隘勇所」。此二條路最後於「土匪洞」交會,可往獅尾而去。

取右道而行,不久便到達三角點,在此稍事休憩;三角點(858公尺)附近林蔭茂盛,展望不佳,較為可惜。

續沿路前行,再遇一岔路,由於山徑有些濕滑,不甚好走;評估之後,決定不再往獅尾而去,取左道折回。

一路上濃蔭蔽日,行走其中,好不清涼。不久,便到了「隘勇所」遺址;此為日據時期為防範烏來山區的泰雅族人而設立的防線。居所由石頭所砌成,歷經歲月摧殘,如今已是斷垣。

我們在亂石雜草中發現數朵百合,靜宓地開放在牆垣上,相較之下,更加顯現滄桑後生命的美麗。

續前行,經一上坡段,便來到「防蕃古碑」;碑中文字尚可辨認,記載著當年事蹟。此時清風徐來,頓時全身舒暢,便在碑旁石頭上享受這片刻的清涼。

此地另有一條山徑,可通往三峽的竹坑山、熊空山。

繞回獅頭處,循崖梯而下,雖有些驚險,但已無來時的恐懼;漫步在林間,伴隨著蟬鳴蝶舞,緩緩地踏上歸途。

經過「紅瓦屋」約200公尺處,有一小橋,橋旁立有一碑,紀念二戰時期被日軍囚禁於此的英、美戰俘,述說當年台灣不堪的殖民歲月。

獅仔頭山景點:
防蕃古碑
隘勇所遺址
古井
土匪洞
戰俘營紀念碑
金毛杜鵑

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