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雨生網站

張雨生(1966/06/07~1997/11/12)
一個家喻戶曉的鄰家大男孩,十年前悄悄地離開了,但仍有許多人記得他的歌聲,一曲「我的未來不是夢」激起多少沸騰熱血…
你是否也還記得他呢?

戲,就這樣散了…
不管有沒有觀眾,戲都要演下去…

舞台上喝采聲如潮水般起落,一幕幕的戲碼接替著上演,動人的劇情成為經典不朽,而那些串場的跑龍套演員,又有多少人記得呢?在人生的舞台上,我們隨時扮演著各類角色,穿上戲服,抹上濃妝,說著千篇一律的台詞,做著制式的動作,又有多少人真正演過自己?

劉長卿詩云:「古調雖自愛,今人多不彈。」曲高和寡、高處不勝寒者大有人在,但能不屈從於現實,一秉初衷者,古往今來又有幾人?

不知是英雄氣短,抑或是宿世因緣,和死神的終生搏鬥,我們永遠是輸家。如果人的壽命早已註定,那不禁讓人疑問它的標準何在?何以那些奸邪妄佞、滿盈惡貫者,卻往往於世苟存?蓋人之軀殼皮囊有時盡,而精神魂靈卻可以綿延萬世;典型在夙昔,典範之樹立不在壽歲之短長,而在懿行精神之傳世,式足以撼百岳、震九江、泣鬼雄而動人心。

哲人其萎,若斗星之殞落,亙古長空為之永夜。我們何其有幸,浸淫於你的神采,又何其抱撼,見證你的離開。誠如「妹妹晚安」中所云:「我想我不會放棄,那些有你的記憶,即使年華漸漸老去…」音樂會那晚,所有你鍾愛的人和喜愛你的人,齊聚一起說說你、聽聽你,益發讓我神往你那不羈牽絆的率真和天馬行空的才思。那晚,許多人為你落下了淚;我常覺得,能讓某個人為你落淚,那是多大的福份,而你卻修成了這幾生幾世的福緣,誠了無遺憾也。

關於音樂,我並沒有太大的把握,只得憑心去聆聽你的聲音;唱到濃情處,令人怦然心悸;時而激旋高昂,令人氣血賁張;又時而悠然深邃,令人恬適舒活。對於天生自然,你自有一番靈心體悟,「前方獵戶,北極雙熊」、「幻變夕色,斷切殘垣」、「彩繪了藍泉的子夜」;還有許多富含哲思的遐想,如「子夜抒懷」、「靈光」。又如「我期待」、「跟得上我吧」般地高亢冷冽;以及「未知」中的豪情壯志;「蝴蝶結」、「我什麼都願意給」、「寧可讓我苦」裏的款款情深;「湖心草深長」、「一人一個夢」、「河」所勾勒的恬靜幽深。乍見你的文采,著實令我驚豔,詞中隱含的飄逸神采和一股不同於流俗的才氣,使我深陷沈淪。自此,我溺愛上你的創作,你每一次的出輯,對我而言又是一次感動和遐想的開始。

身為一個中文人,我常欣羨那些立言著書的作者,但自己卻少了那一份才情,充其量,也不過是絞心瀝血、驅役文字的筆匠,望先賢聖哲項背而莫及。然而,真正撼人的文詞並非只是文字的堆砌琢磨,否則人人皆可為孔孟、皆可做李杜;作者的儀行氣度、傲骨豪情,儼然溶為文章之一體;所謂見其文如見其人,乃稱一代大家。

由你的作品中,可知你對「神采」情有獨鐘,而這也是中國仕人一生所追求之「風骨」。對於你的才情,早已無可否定,而我也隱然可見你傳統仕子之風,加之以你自由無拘的胸襟、深邃無我的冥想、純真率性的情愫,成就了你的個人風采。所謂「好鳥枝頭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」,大塊胸臆,盡藉你靈動筆觸,悉然活現;「滿山鴻野」、「醉臥庭臺」,無不絲絲入扣,觸人心弦,將聽者魂靈翻出九霄,神遊太虛;時而綿遠悠長,渾然失重,令人忘蒼穹之覆載,寄身形於虛空。

藍茫子夜,蕭颯悲秋,最難將息。把酒晤言,對月狂歌,人生幾何?吾人生不知歲壽之短長,死焉知人間之情愁?若人真有所謂之靈魂,想你必定更加自在, 你可以和尼采論詩、和老莊對奕,遨遊水晶殿、漫步廣寒宮,在十里春風中朗朗行吟著鍾愛的旋律,在暈黃的暮色中細數著你今生的回憶。你將成為世上最偉大的魔術師,任意化身為後窗的青鳥,或是一棵秋天的樹;忽而天山冰泉,瞬即百里荒漠,你將任意馳騁猖狂,恣意放肆高歌,願你的笑聲迴盪宇內,永存人間。

「今夜你想誰?有沒有人陪,等那一雙久違的手,再握一回。當風雲再聚會,當雪花紛飛,讓那些夢海闊天空,讓那些歌走出心中,再唱一回…」

在我的黃金年歲中,你的歌聲伴隨著我走過那段多夢的歲月,那是生命與音樂的結合;年少的輕狂,愛戀的憎顛、親情的溫暖、友情的痛快;全在你高亮激迴、低吟淺唱的訴說下,淋漓盡致,暢快宣洩。

紀念音樂會那晚,眾多親友細數著你的成長歷程,以及你對音樂的那份摯愛,話到哽咽處,與會者莫不潸然落淚,掩面動容。刹時,眼前的螢幕竟模糊了起來,腦中浮現出這段旋律:

「當你平躺下來,我便成了河,迴繞你的頸間,在你唇邊乾涸,竊想你的眼神,我戀戀不捨,聚為一泓泉水,深邃清澈。當愛燎原成災,你徐徐側身,堆積肥沃河床,我是朝聖的人,我是客途的雁,卻一往情深,從此無意追逐新綠的春…」。

我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,在漫長的人生旅程中,某個人、某件事,將令你永誌難忘,而你正是我記憶深處永難磨滅的那個音符。

戲,就這樣落幕了…

曲終人散,餘音空繞,記得歐陽修詞云:「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關風與月」;世間痴情者若我,願爾魂靈化為江河,滾滾東逝,更遠還生…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…

張雨生 1997年11月12 日 p.m. 11:48逝於淡水馬偕醫院

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blankout
  • 這篇寫的好感動喔。
    我也很愛張雨生,尤其是他的那首“河”
    電吉他那段是我的最愛,
    還有他好多動聽的歌都讓人很感動,
    好想念這樣一個歌手。
  • 謝謝您喜歡我懷念雨生的方式,
    也感謝您耐心看完這篇文章,
    我想,您也是位有心人。

    因為雨生,我們萍水相逢…
    因為雨生,許多人緬懷感動…

    Yang 於 2008/03/04 02:08 回覆

  • tweetybaby
  • 您不但攝影技術好,看您的文章,想必您更是位才華洋溢的人...
  • 謝謝您耐心看完這篇文章~
    承蒙您的誇獎,有點小小害羞起來了。
    我想也許是因為對雨生真摯的懷念,令我心有所感吧~
    同時我也相信,許多人心中那個歌聲高亢的鄰家大男孩,彷彿不曾遠離過。

    Yang 於 2008/03/22 20:40 回覆

  • cannes
  • 我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,在漫長的人生旅程中,某個人、某件事,將令你永誌難忘,而你正是我記憶深處永難磨滅的那個音符。...這句話寫得太好了...我也很難忘懷張雨生呢..難能可貴的一顆璀璨流星....
  • 謝謝您耐心看完這篇文章~
    看到您的留言讓我嚇了一跳,因為這段句子也是我很喜歡的一段,
    承蒙您的喜歡,讓我有一種覓到知音的快慰。

    Yang 於 2009/08/09 02:32 回覆

  • ppku
  • 可以借我貼這篇文到我的blog嗎?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ppku ...........謝謝~
  • 看來您也是寶哥的知音~
    歡迎轉載,但請註明一下出處喲!
    也希望有更多人記得他....

    Yang 於 2010/06/30 01:13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